新店“难产” 贵阳悦读时光咖啡馆摊上众筹纠纷

分享到:

赢商网 http://www.winshang.com2016年03月23日10:44来自:贵州都市报 李盈
核心提示:2015年1月,悦读时光众筹项目的第一个店乌当店开始众筹,之后,悦读时光创始人又发起了第二个店即北京路店的众筹,店址选在博物馆内的一处玻璃房筑。但因种种原因,这两个店至今没开起来,从而引发众筹纠纷。

  小兮最近摊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一年前,她参加了贵州悦读时光咖啡馆一个投资项目,投入3.5万元。可是,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咖啡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开起来,投入的钱也退不出来。

  3月19日,小兮发了一条微博,矛头直指悦读时光咖啡馆老板吴岸,认为后者“因决策失误导致亏空,悦读或易主或倒闭,但仍在继续集资圈钱。”只要在新浪微博搜索中输入“悦读时光”这个关键词,第一条微博就是小兮发送的这条。而悦读时光的负责人吴岸则表示:“咖啡馆是因为商场物业等问题一直没有开起来,但是绝不存在挪用资金、亏空圈钱的问题。”

  在许多贵阳青年的心目中,贵州悦读时光咖啡馆是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咖啡馆,为何会产生这样的纠纷?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当事人。

装修进行到一半,北京路店被相关部门认定为违法建筑,限期拆除。图为正在拆除的北京路店。吴岸供图

  入股:咖啡馆发起众筹项目

  2015年年初,小兮在悦读时光喝咖啡时,偶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张宣传单。宣传单上说,悦读时光咖啡馆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开新店。小兮被这个想法吸引了,于是报名参加了这个投资项目。

  与小兮一样,被这个项目吸引的还有骆先生的妻子。“我老婆看到这个项目的介绍,回来说准备买一股。我还说,才一股够不够哦,要不买两股?”

  小兮和骆先生的妻子所参加的这个投资项目,由贵州悦读时光咖啡馆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吴岸发起。吴岸介绍,2015年1月,悦读时光众筹项目的第一个店乌当店开始众筹,店址选在乌当正德家邦商场。这个店的众筹方案是,贵州悦读时光咖啡有限公司控股持有51%的股份,释放49%股份众筹。3万元一股,每人最少认购0.5股。

  吴岸解释,之所以用众筹方式开新店,一方面是希望探索一种新的经营模式,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,结交更多的合作伙伴和朋友。这个众筹项目收到的回应,比吴岸预期好得多。

  吴岸介绍,“乌当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众筹,最终众筹到120万元,认筹出去40%的股份。有20多人参加众筹,最低的出资1.5万元,最高的出资20余万元。认购一两股的人比较多。”

  之后,吴岸又发起了第二个店即北京路店的众筹,店址选在博物馆内的一处玻璃房建筑。根据吴岸的回忆,北京路店在几天内众筹结束,众筹的股份占百分之二十多。

  骆先生和妻子认筹了乌当店的3万元,小兮则认筹了北京路店的3.5万元。这个众筹项目最初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? 骆先生和小兮都表示,参加这个项目,一方面因为信任悦读时光的品牌,另一方面因为门槛较低,3万元就可以认筹一股,赚了有机会再追加,赔了嘛,也不会觉得是多大的损失。

  在小兮看来,吴岸看上去是个比较老实的人。

  曲折:从信任到对簿公堂

  让小兮没想到的是,一年后,双方从彼此信任的合作伙伴,发展到即将对簿公堂的双方当事人。

  根据合同,吴岸承诺乌当店和北京路店分别在2015年6月和2015年10月开店。可是,直到2015年12月底,两家店都没有开起来。

  在这期间,小兮路过北京路店址的时候,进去看过两次,“一次在2015年3月,那时候好像是旧店搬家的样子。一次是2015年4月,好像在装修。”

  而身为乌当店股东的小侯,也去乌当店址看过两三次,“一直就没有动工。”

  对于为何店开不起来,吴岸的解释是,乌当店最初因为商场的消防验收不合格,整个商场的商家进驻时间都推迟到2015年9月。

  他在股东的微信群里给大家看了商场发给他的推迟进场的邮件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他也出示了自己与商场的邮件往来记录,以及这份推迟进场邮件。

  可是,到了9月,乌当店商场方面又提出增加租金,“租金的价格整整比原来高了一倍,这个店开起来很可能是亏的。”吴岸说,所以,乌当店开业的事又被延迟下来。

  而北京店的开店过程就更为曲折。吴岸介绍,众筹结束后,北京路店就开始了装修。但是没想到,基础装修刚刚结束,这个店所在的玻璃房就被相关部门认定为违章建筑,限期拆除。

  眼看着店过了将近一年开不起来,小兮和股东们开始着急。2016年大年初八,小兮和一些股东们找到吴岸,提出退股。吴岸向股东们承诺并签下承诺书,声明以小十字店为抵押,在2016年3月15日之前,一定将钱退给股东们。经过吴岸的统计,乌当店希望退股的股东总金额为52.5万元,北京店退股总金额为17.4万元。

  然而,到了3月15日,小兮和股东们再次找到吴岸要求退股,吴岸以财务需要审计为由,希望推迟退股时间,并且向股东们每人手写了一张借条。

  至此,小兮彻底失去了对吴岸的信任,“我觉得他到了这时候就是在耍赖了,钱退不出来,找各种理由。”她因此于3月19日发布了那条指责吴岸的微博。

  吴岸对此的解释是,虽然两家店没有开起来,但是在筹备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定费用,“北京路店花了70多万,乌当店花了50多万。”他希望由第三方来审计财务之后,再将钱退回。

   “我找第三方审计的目的是告诉大家把钱花在哪里了。按合同,其实这些花费是应该由所有出资人按比例承担的。但是我跟他们说了,这些花费都由我承担,他们的钱我会如数退还。但是我一定要把这件事说清楚,不能我自己出了钱,还要背着骂名。同时,这也是对还持股的股东的负责。我已经向要求退股的股东承诺,5月31号之前,一定会退钱。”吴岸说。

  由于一再无法退钱,乌当店的两位股东向法院起诉吴岸,要求返还股金。小兮、骆先生以及小侯也准备加入起诉的队伍。

  沟通:众筹的最大障碍

  合作伙伴为何最终对簿公堂? 小兮和小侯都表示,是吴岸在整个过程当中的态度惹怒了他们。

  小兮说,她在与吴岸沟通的过程中,觉得对方态度不真诚,“总是爱理不理,回复迟缓,在我提出退股之后,还把我踢出微信群。”她说。

  小侯也有同样的感受,“感觉他在微信群里面回答股东的问题,总是不太积极。有的人问问题,直接不理人家。”

  而吴岸则认为,自己已经尽最大努力去跟股东们好好沟通了。“你跟一两个人讨论事情,与你同时跟二三十号人讨论事情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尤其大多数时候还不是面对面,而是通过微信。”

  吴岸感叹,尽管现在是信息时代,但是,沟通还是他这个众筹项目的最大障碍。

  “比如我在微信里说一件事情,有的人看到了就知道了。没看到的人,就会来问。我回答了三遍,但还是有人不注意。再加上通过微信沟通,本来大家的交流就有时间差,说清楚问题很难。如果面对面开会,那么多人的时间又难以碰到一起去。”他说。

  吴岸认为,因为沟通不畅,导致他无法将开店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问题解释清楚,也进一步导致了一些股东对他的不信任。股东里面甚至有传言,说吴岸将开店的钱拿去放高利贷被套住,还有人说他因为赌博赔了钱。吴岸解释:“我根本没有打牌这些爱好,去澳门从来不去赌场。从来没有碰过高利贷。”

  另一方面,小兮和小侯认为,开店的过程中因为缺乏第三方的监管,项目的财务运作不透明。

  对此,吴岸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出示了北京路店的财务明细,这份明细他也向股东发送过。“乌当店由于没有进入实际装修进程,花费都是预定款项,所以没有明细的财务。”他说。

  同时,他也认为,项目没有第三方监管是一个问题。“我研究了现有的关于众筹的规定,发现好像找不到谁应该来当第三方。”

  骆先生觉得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必须要上法庭解决问题。而吴岸也表示,自己欢迎股东们以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。对于项目如何进行下去,吴岸表示,要求退股的股东,他会在5月31日之前将钱退回;而留下的股东,通过与他们协商,他会将资金投入新选址的两个店。

文章关键词:悦读时光 咖啡馆 经营模式 新浪微博 正德家邦商场
相关阅读
悦读时光吴岸:厚重文化理念打造都市人的第三空间
×扫描分享到微信
6香港最宗